全球养殖业滥用抗生素专家称我国年耗9.7万吨

超级细菌隐蔽传播
灾难来自对动物滥用抗生素
人人都怕生病,尤其怕无药、少药可医的病。
近几个月来,可抵抗多种抗生素的“超级细菌”肆虐世界多国,已造成多人死亡。最新例子是,日本东京大学附属医院本月22日宣布,院内发现“超级细菌”(多剂耐性绿脓菌),已导致5人死亡,5人病危,目前尚无药物可以消灭这种细菌。
医学专家认为,“超级细菌”产生的根源是滥用抗生素。
你可能已经知道,滥用抗生素危及人类健康,并已在自己的生活中尽量减少抗生素使用。
你可能不知道的是,不仅人类本身滥用抗生素,人类对动物也在滥用抗生素,而且滥用得更加隐蔽、更难监管。
滥用抗生素的后果都是人类遭殃。
美国一些身处一线的饲养员,深受动物滥用抗生素之苦:眼睛肿块变得跟橙子一样大;感染同类耐药细菌超过10次,且用一般抗生素治疗已经无效;还有饲养员把耐药菌带回家,差点害死了丈夫……美国人正在惊醒,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今年6月通过了一份“史上最严厉”的抗生素限令草案,监管动物滥用抗生素现象。美国国会正在讨论通过抗生素限令法案。
为什么动物饲料中会有抗生素?为什么各国立法监管动物滥用抗生素如此艰难?动物滥用抗生素如何威胁人类健康?如何保证食用肉安全?为此,《都市快报》近3个月来专访了美国、欧盟、浙江等地的官员和学者,为你详细解读。
欧盟成员国丹麦的“华丽转身”表明:动物养殖过程,能做到尽量远离抗生素,能让人类拥有更健康的食物!这个宝贵经验,能否给年耗9.7万吨抗生素的中国畜牧养殖业带来启发?
正如美国传染病专家、国会听证会专家之一詹姆斯·约翰逊接受《都市快报》专访时所说:“把抗生素饲料当维生素的做法是恐怖的浪费,会让人类和整个生物圈丧失拯救生命、减轻痛苦的宝贵的抗生素类药物。”
严峻现实拉响了警报,我们必须向动物滥用抗生素说不!
动物滥用抗生素·乱象与灾难
原因之一就是养殖业将抗生素当万能法宝
养殖女工:我带回家的耐药菌差点害死丈夫
2010年,可抵抗多数抗生素的“超级细菌”在全球多国发现、传播,已有致死病例。这让世人再次把目光聚焦在合理使用抗生素问题上。
你可能不太了解的是,滥用抗生素并不只发生在人类身上、带来耐药菌,也发生在动物养殖中。动物滥用抗生素,也在危害人类安全。
今年以来,美国媒体大量报道动物滥用抗生素的恶果,以及美国限制动物使用抗生素的立法持久战。
■受害者讲述
右眼长的那个小肿块慢慢长成橙子一样大
“太可怕了,我的意思是,你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48岁的里夫斯对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谈起两年前的经历。
两年前,里夫斯在美国阿肯色州贝茨维尔市一个家禽肉类加工厂工作。一天,他突然发现右眼有个肿块。
“这个肿块,开始只有蚊子咬的包那样大,后来变得跟西柚一样大(注:跟橙子差不多大)。”
医生诊断,里夫斯感染了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对青霉素耐药,下文简称“耐药葡萄状球菌”)。医生尝试用通常管用的抗生素,来治疗这种差点让里夫斯丧命的感染。
里夫斯惊悚地回忆说:“你本来在正常上班,正常过日子,却被医生突然告知‘可能在数小时内死去’。”
他不是唯一来自农场业的耐药葡萄状球菌感染者。
感染同类耐药菌超10次需不断轮换药物进行治疗
乔伊斯,在美国皮尔格林·普赖德公司经营的小鸡孵化场工作。
她感染耐药葡萄状球菌已经超过10次,治疗时必须不断轮换药物。
“真的非常痛苦。打针没用,因为我被感染得太厉害了,打针没多大帮助。”乔伊斯说,短短数周之内,她所在的小鸡孵化场,有37人都感染了这种耐药菌。这些感染者,最后起诉了皮尔格林·普赖德公司。
这不是孤立事件。美国艾奥瓦州一所大学2009年的研究发现,耐药葡萄状球菌出现新趋势——在艾奥瓦州和伊利诺伊州西部一些农场,常规使用抗生素的70%的狗、64%的工人身上,都发现了耐药葡萄状球菌。
抗生素是养殖者万能法宝?把耐药菌带回家差点害死丈夫
艾奥瓦州、密西西比州、阿肯色州和俄克拉荷马州,几十个遭受耐药菌之害的养殖业工人和卖药商人爆料说:养殖场大量使用抗生素来促进禽畜生长。
美国养殖者给健康禽畜喂抗生素,帮它们防病促进它们生长,已是公开的秘密。
金·豪兰曾在俄克拉荷马州一家养猪场工作两年。她说:“养殖者管理着抗生素等药物,不断、不断使用药物,那是他们解决问题的万能法宝。”
豪兰说,像抗生素类药物泰乐菌素、先锋霉素IV和百病消等,养殖者除了自己用来治疗皮肤病、呼吸道感染等,还把它们“常规用于”健康猪。
豪兰的丈夫曾感染耐药葡萄状球菌,与死神擦肩而过。豪兰说:“我觉得,丈夫一定是被我带回家的耐药菌感染了。”
豪兰“自动失业”。她说:“我热爱养猪场工作,怀念它,希望能回去工作,但前提是动物抗生素使用要严格监管,否则决不回去。”
■养殖业辩解
给猪喂抗生素防病治病还能促生长节约养殖成本
听到脚步声,一群小猪活蹦乱跳,尖叫着争先恐后奔向猪圈远角的食槽,它们仰起头、充满渴望地打量着眼前人。
这是美国艾奥瓦州罗尔斯顿市最大养猪场“精英农场”,罗尔斯是农场主。
“这(活蹦乱跳的动作)表明小猪是健康的。”罗尔斯骄傲地对《纽约时报》记者说。
罗尔斯说,让这些小猪保持健康的秘诀是,在它们断奶后几周持续喂抗生素——这能帮小猪在脆弱时期,预防可能感染的猪类疾病。几个月后,罗尔斯还发现,喂抗生素不仅能帮猪防病,还能在喂更少饲料的情况下,让猪长得更快。
罗尔斯还是个兽医。他预计,在猪宰杀前一个月喂抗生素类添加剂,他能节省1美元-3美元的养殖成本。
对消费者来说,这种成本几乎能忽略不计,但对罗尔斯来说,这是笔大钱——按照他的说法,就算好光景,他卖一头猪的净利润也只有7美元-10美元。
罗尔斯不是唯一深谙此道的养殖者。
负责任地使用抗生素?能让市场肉价更便宜
艾奥瓦州戴尔斯维尔市养殖者科荣拉格说,他“负责任地”用抗生素来帮禽畜抵御疾病、促进它们生长。
当被问到“你是否从不担忧你的行为可能导致超级细菌出现”时,科荣拉格连说:“不担忧,不会。”
科荣拉格如何担保他饲养的禽畜不出现耐药菌呢?他回答:“主要是我们在养殖时,从不总用同种抗生素。”他认为,轮换着用不一样的抗生素,就不会带来耐药菌。
科荣拉格说,养殖时使用抗生素,能节约养殖成本,从而让食用肉价格更低。

原创文章,作者:EditorD,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gdwbj.com/archives/212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