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完药1800多只鸡差点死光

沈瑞财是长春市二道区四家乡创新村7社的一名普通农民。5月初,沈瑞财购进了1800多只肉鸡鸡雏。5月26日一早,沈瑞财准备为这1800多只鸡雏喂一种预防大肠杆菌疾病的药。没想到,还没等他喂完药,部分鸡雏就出现了不良反应。随后,一夜间,1800多只鸡雏所剩无几。药刚喂了一半就有鸡雏晃悠5月29日上午,记者来到沈瑞财的家中。此时,在沈家屋里的一张桌子上还放着一堆小袋散装的白色粉末。这些药物粉末名叫氧氟沙星,药品包装十分简单,没有使用说明。据沈瑞财说,他是从2009年开始养鸡的,鸡场就在自家后院。每年的这个季节,沈瑞财都会给鸡雏喂药,别的鸡场也是如此。于是,他通过电话联系了双阳区新安镇一家兽药商店的刘斌。很快,刘斌就将30袋氧氟沙星药末送来了,价格是每包10元钱,重量50克。26日8时左右,沈瑞财打开了一袋药末,取了一半,用120斤水勾兑。随后,他把药水倒进了鸡雏喝水用的设备中。就在他准备再勾兑一些药水的时候,发现鸡场里的部分鸡雏走路时直晃悠,走到墙角里就不动了。一夜间近1800只鸡雏死亡沈瑞财立即联系了同样养鸡的哥哥沈瑞昌。电话中,沈瑞昌告诉他赶紧联系兽医。随后,沈瑞财联系了一名兽医,兽医让他立即找葡萄糖等药品喂鸡。但是,鸡场里更多的鸡雏出现了病症,看上去像是昏过去一样。对于沈瑞财后喂的药,这些鸡雏根本不吃。当天16时左右,沈瑞财的哥哥沈瑞昌赶了过来,卖给沈瑞财兽药的刘斌也在现场。尽管沈家人想要努力给鸡雏治病。但是,一夜间1800多只鸡雏中,仅剩下几十只存活,这几十只鸡雏的状态也不怎么好。据沈瑞财的妻子说,当初购买这些鸡雏花费了5400元钱,还花费了300元的运费。在20多天的饲养中,饲料、水、电和人工方面的费用加在一起,这次死鸡造成的损失大概在2万元左右。养鸡户怀疑鸡死与服药有关据沈瑞财说,在附近的村屯还有几家鸡场。之前,包括自己的鸡场在内,几家鸡场所用的鸡雏、饲料都基本一样,自家的鸡雏就是在服用了刘斌提供的药品后出现死亡的。于是,他怀疑自家鸡雏大量死亡的原因与刘斌提供的药品有关。另外,据沈家人说,刘斌拿来了这些药末以后,只是说明了每次使用半袋,并未告诉他们勾兑多少水。记者从沈家人提供的一张检验通知单上,发现鸡雏死亡的原因为内脏型痛风(中毒),落款的公章是吉林省兽医科学研究所。卖药方称用量过大据卖药人刘斌介绍,这些药品的厂家在长春。鸡雏出事之前,沈瑞财曾打来电话,说要用一些这样的药,刘斌就给沈家送去了,并口头告诉过这些药的使用方法。当时,他告诉沈家人,半袋(25克)氧氟沙星需要勾兑300斤水,否则就会出事。17时左右,记者再次联系了沈瑞财的哥哥沈瑞昌。据沈瑞昌说,他弟弟拿到药以后,刘斌并未告诉需要勾兑300斤水。另外,死亡的近1800只鸡雏已经被沈家人掩埋。律师:要看药是否为合格产品就此事,吉林张成彦律师事务所的张成彦律师表示,在沈家鸡雏集体死亡这件事上,首先要看这些药末是否为经过专业检验的合格产品,生产是否符合条件,销售方是否有合法的销售资格。另外,销售方在出售药品时,一定要告知使用方法,或在药品中加入书面的使用说明。如果双方是口头上的转述,但是双方各执一词,只好走法律途径解决。一旦事件诉诸法庭,相关的检测结果对于判决结果十分重要。

原创文章,作者:段, 艳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gdwbj.com/archives/902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