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秆利用,如何点草成金?

我国是粮食生产大国,也是秸秆生产大国。农作物光合作用的产物一半在果实中,一半在秸秆里,秸秆中蕴藏着丰富的能量。然而,以往人们常常重视果实,而忽视作物秸秆,大量的秸秆未被科学利用,部分地区大量秸秆就地焚烧,不仅浪费了资源,而且污染了环境。
  推进秸秆资源产业化利用,将秸秆“吃干榨净”已成为业界共识,不少地区也做了成功探索。面对秸秆收集难、利用成本高等发展瓶颈,专家指出,要发挥政策扶持的推动作用、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科技创新的支撑作用和多产业融合的集聚作用。
  秸秆综合利用成共识
  农业部的一项全国性秸秆资源调查显示,我国农作物秸秆废弃及焚烧量约为2.15亿吨,占秸秆资源可利用率的31%;而作为种植食用菌基料仅占1500万吨,为可利用率的2.14%。
  秸秆可以做粗饲料喂牛,可以做食用菌培养基料发酵培养食用菌,沼渣能做有机肥,还可以还田增加土壤肥力等。在众多可利用方式中,利用秸秆培育食用菌和作为生物质能源原料这两个方向近来最受业内关注。
  农业部农业生态与资源保护总站站长王衍亮说,发展秸秆循环农业,上联种植业,下联养殖业,可带动农产品加工业及休闲农业,既延伸了农业产业链条,拓展了传统农业发展空间,又充分挖掘出秸秆资源的增值潜力,提高了产业附加值。
  秸秆循环农业在提速
  山东省滨州市是秸秆产业化利用先进市,年秸秆利用总量达450万吨,利用率接近85%,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近年来,国家先后出台了鼓励循环农业发展和秸秆综合利用的税收优惠、补贴激励政策,包括对秸秆能源化利用企业消耗秸秆提供专项财政补贴;对使用秸秆生产电力、热力给予所得税减免优惠等,这些政策促进了秸秆循环农业快速发展。
  目前,秸秆的循环经济利用方法已经有很多,饲料青贮等不少基础技术都已成熟,而依托农业科研单位与农业加工企业联合试验,秸秆固化成型燃料技术、秸秆生物反应堆技术等新型技术不断稳定,利用模式日渐清晰。
  产业化瓶颈待突破
  “不少技术已经成熟,关键在于将其推广普及和产业化。要以秸秆为纽带,将秸秆收集与生态种养、秸秆能源化和秸秆材料化有机衔接,加固农业循环经济链条。”朱立志说。
  笔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当前1斤秸秆收购价通常不超过0.10元。普通农户如果种植3亩地,来自秸秆总收入不到100元,却要支付人工费和运费,导致部分农民出售秸秆的积极性不高。秸秆遍布我国农村,来源比较分散,自身密度小,且易腐烂,收集、运输和储存较为困难,秸秆原料的收集难、成本高成为产业化发展的瓶颈。
  专家认为,尽管各地秸秆综合利用取得了成效,但秸秆新型能源化利用水平较低,没有形成规模化。秸秆循环农业企业普遍规模较小,产业化水平不高,市场竞争力不强,处于初级阶段。其原因除了原料收集成本高、政策扶持不够等原因外,缺乏龙头企业产业化带动最为关键。
  张利群表示,我国秸秆循环农业处于起步阶段,产业链条短、市场竞争力弱,迫切需要龙头企业在产品收购、市场开拓、规避风险等方面发挥带动作用,进一步提升秸秆循环农业的发展水平。
  制定秸秆综合利用的扶持政策,建立激励补偿机制成为业内呼声。朱立志提出,要加大秸秆禁烧补贴、秸秆青贮补贴、秸秆沼气菌种费补贴、秸秆反应堆技术补贴等方面的实施力度;将秸秆还田、打捆、青贮等机具纳入农业机械购置补贴范围,并加大对秸秆机械化还田作业的补贴力度;对秸秆资源综合利用企业按照秸秆利用量进行补贴,增加秸秆收购价的提升空间,调动农户出售秸秆的积极性。

原创文章,作者:王 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gdwbj.com/archives/9592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