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流感疫情:步调一致方有望胜利

在短短几天内便席卷全球23国、迫使世界卫生组织一再提升警戒等级的猪流感,发源地是墨西哥,疫情最密集、最严重的,则是北美地区。由于北美三国(墨西哥、美国、加拿大)陆域相连,又同属北美自由贸易区,人员往来方便、频繁,暴发更大规模疫情的危险,也远较其它地区大得多。  然而迄今为止,北美三国的步调并不一致。  疫情发源地墨西哥26日便进入紧急状态,首都墨西哥城军警遍布,学校停课,行人都已戴上口罩,全国都处在紧张、忙碌的气氛中;美国在墨西哥外首先发现死亡病例,已有71人确诊感染,也进入了所谓“紧急状态的准备阶段”,边境和机场安检开始检查旅客是否发热,并对发热者给予隔离,奥巴马总统一面要求追加拨款应对,一面竭力安抚国民,试图让大家相信事态并没有想象中严重———白宫办公厅主任伊曼纽埃尔周二对NBC记者称,不应将政府“正常应对疫情的办法”视作“危机处理”,而稍早时国土安全部长里塔诺在解释何为“紧急状态的准备阶段”时称,其含义是“如同准备迎战一次飓风袭击,尽管这次飓风的灾害也许并不严重”;而北邻加拿大,尽管相关报道连篇累牍,已发现的13例确诊病人也分布在东起太平洋、西到大西洋的4个省,政府却迟至当地时间28日才颁布赴墨西哥旅行警告,国土安全部长范·洛安直到27日还抱怨“媒体反应过度”,并拒绝在机场等场合安装测量体温的热像仪,甚至在旅行警告发布后还有不少旅客坚持不改变行程,因为有关方面并未就退票等事宜作统一安排。  北美三国步调不一自有其原因。墨西哥受害最烈,伤亡最重,如不以非常手段加以严控,后果将更加不堪设想;美国与墨西哥毗邻,疫情仅次于后者,必须采取措施控制疫情,但金融危机、经济萧条本已让其大伤元气,如为猪流感大动干戈则势必雪上加霜;而加拿大和墨西哥并不相邻,疫情较轻,而经济形势同样不理想,猪流感一旦闹大,其旅游业、贸易业和农业都将受到严重损失,这是加拿大所难以承受的。  然而山水相连的三国关系实在太密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步调不一只能贻误时机。  据媒体披露,去年底墨西哥便已出现可疑疫情,而今年2月,伟拉克鲁斯州加格洛里亚便确诊首例病人,但美、加并未与墨西哥同步知情,结果美国在懵懂不知中传入疫情,而加拿大在一片混沌中继续其传统的春假墨西哥游,进入4月来,平均每周都有19000名加拿大人前往美墨边境度假。显然,步调不一贻误了扎紧篱笆的最初战机,导致疫情从墨西哥扩散到北美,乃至其它国家。  加格洛里亚村被怀疑为猪流感发源地,“罪魁”则是一间卫生状况恶劣的养猪场,属于美国弗吉尼亚州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控股,该公司是大型跨国食品加工企业,其在美国的工厂卫生条件合格,美墨在卫生防疫方面的步调不一铸成大错,而时至今日,两国相关“肇事”企业仍为责任归属互相推诿扯皮。  在北美一体化的今天,只有步调一致,才能亡羊补牢,将疫情控制在最小的规模和杀伤范畴内。春假虽已结束,美、加两国的农忙季节即将开始,大批墨西哥短工将如往年一样涌入这两个国家,如果现在这种松紧不一、各说各话的防疫态势持续下去,后果将很难预料。  更令人担忧的是,墨西哥国内根本不具备检测、确诊猪流感的设备和能力,全北美具备这种能力的场所仅有两处,即美国亚特兰大的“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和加拿大温尼伯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目前确诊一例猪流感患者需2-3天,如果三国步调不一,协同不力,很可能贻误确诊、发现进程,增加疫情蔓延概率。事实上,墨西哥当初之所以对疫情反应迟钝,正是因为疫苗送美国检验手续繁杂,耽误了宝贵时机。  27日晚,墨西哥卫生部长科尔多瓦对记者称,3国卫生机构与专家学者已着手建立猪流感联合防疫机制,以提高防疫效率,从目前情形看,尚停留在概念、意向阶段。全球化的今天,人口流动频繁、途径多,协调一致,建立标准划一的防疫“口径”,就显得格外重要,北美三国如此,全球范畴的猪流感防疫也如此。

原创文章,作者:郭 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gdwbj.com/archives/9369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