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好、潘刚:家庭农场不是养殖大户升级版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出台后,“家庭农场”便成为一个热词。但是,“家庭农场”多大规模合适?资金问题如何解决?如何保障原土地流转权益人的权益?这些问题困扰着关注或从事“家庭农场”的人们。
  多大规模合适?
  “家庭农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营主体,非常适合当前中国农业经营发展的需要。”全国人大代表、温氏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温鹏程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但是,不同的产业、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时期,家庭农场的规模都不一样。”
  多大规模才更合适?这在中国还没有形成统一标准。温鹏程在不同国家和地区考察过,据其介绍,国外家庭农场的规模从一百亩到几万亩,规模不一,日本和韩国的家庭农场规模则比较小,劳动力主要依靠自己的家庭成员。
  据温鹏程透露,最近他将与农业部等相关部门做一个研讨,更好地界定家庭农场概念以及家庭农场要多大规模才能更好地体现效率。
  2013年出台的中央一号文件,“鼓励和支持承包土地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流转。”一时,“家庭农场”成为一个新词,吸引了人们前所未有的关注。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和全国政协委员、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分别提交了关于发展家庭农(牧)场的议案和提案。
  家庭农场面临的难题
  “我国家庭农场存在生产方式相对粗放、资金门槛高、经营成本高、先进技术难以转化应用、专业人才匮乏等问题。”大连丸三牧场有限公司总经理文富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也造成了一些家庭农场经营者难以盈利,养殖效益不理想,有些刚刚萌芽的家庭农场还出现了‘两年亏,三年垮’的情况。”
  据文富佳介绍,发展家庭农场面临的困难,首先是土地租金成本,以100亩土地规模的标准计算,每年的租金至少在10万元以上,并且租金是逐年递增的;然后是基建成本,最后还有生产成本,没有几百万启动资金的投入,一个农场的后期运营会很困难。
  人才的匮乏也是制约家庭农场发展的一个原因。以自己的牧场为例,文富佳说,如果一头黑牛患病了,没有专业的兽医及时进行医治,那根本无法想象,并且,在配种、饲养等各个生产环节,都必须要有专业的人才。
  如何更好地发展家庭牧场?潘刚认为,关键是要解决对奶农的资金、技术、市场等方面的扶持问题。伊利集团通过资金、技术、市场等支持手段,实现了“奶农—奶站—家庭牧场”发展模式的递进,可以为进一步发展家庭牧场提供借鉴。
  举例来说,某个奶站与伊利集团签订协议后,奶站将按家庭牧场的标准,统一选址规划、设计建设,实现统一饲喂、统一防疫、统一技术服务。养殖户以个人承包的方式,取得土地的使用权。通过提供融资政策、专业指导,伊利集团将帮助奶站引进新型的养殖模式,提升牧场单产,推动走上了专业型牧场的道路,帮助奶户变成家庭牧场经营者。
  接下来,几个或者几十个“家庭牧场”整合在一起,会形成有完善分工的“家庭牧场合作社”,然后,伊利集团会选择与这些“家庭牧场合作社”合作。这样的意义,一是可以使之具备和市场对接的渠道并且有效抵御市场风险;二是可以有效控制和提高原奶质量;三是可以有效促进县域经济的发展。
  刘永好的思路则是,扩展“公司+合作组织+农场主+农户”模式,新希望集团变成农业服务员。一是为农业组织服务,帮助农民组建更多的农业合作社。二是努力成为提供技术、金融、加工生产和市场等各种农业服务的综合服务商。

原创文章,作者:段, 艳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gdwbj.com/archives/917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