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禽健康最终靠什么?

自然经济条件下,一家一户以自由散养为主,在城市化进程中的大规模工厂化笼养模式曾被畜牧兽医界视为一场革命,如今基于现代伦理观的动物福利又昭示去笼养风暴。健康是畜产品安全的基础和获得高产的前提,健康左右免疫效果,畜禽疫病也危及人类安全和社会稳定。健康依赖着卫生管理,它包括饲料卫生、环境卫生、公共(防疫)卫生和心理卫生(康乐)等方方面面,不可偏废缺一不可,(见图1)。营养、环境、防疫管理齐头并进技术创新改变养禽业面貌,工厂化实现生产的高效率和规模效应,延长照明时间的人工光照制度消除产蛋的季节性,使鸡蛋供给四季平衡。舍饲(Barn)减少了野生鹰蛇的侵吞几率、节约了闲庭信步的空间、饮食齐备减少觅食时间、亦可避开风霜雨露侵扰。家禽育种、营养、环境、防疫的科技成果带动养禽业大发展。但是,新问题也不断出现,饲养高密度诱发动物本能的资源占有欲而争斗;排泄物积聚有害气体的浓度加大、且舍内潮湿,给芥螨、球虫病泛滥提供了条件。因此环境工程的卫生防疫提上日程,建立了良好的通风换气系统,主张鸡只分隔、脱离粪便的思路催生了层架式鸡笼(Battery-Cage)饲养系统。全阶梯、半阶梯笼养到叠层笼养,单层、双层、三层到五层笼养立体空间充分利用。自动供水、给料、集蛋,除粪和环境控制的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生产效率和商品率空前高涨。节约了人力资源开支、单纯从经济效益考察可谓登峰造极。从营养、环境、防疫管理来看,饮温水、吃全价配合饲料、住暖房、吸负离子空气,也称得上现有技术的完美组合,为此,美国和日本的家禽业对工厂化推崇备至,甚至,肉猪生产也模仿此举。我国养禽业的规模化、机械化尚未达到美国和日本的程度,而且,20世纪80年代,花费国有资金贪大求洋,引进无窗鸡舍、无窗猪舍,高额的电费和机械维持费用已经使现今猪禽饲养者对机械化望而却步,机械化在劳动力资源丰富的中国举步维艰,只有饲料机械和饲料工业取得了长足进展。目前,笼养、平养共存,集约化和农村专业户饲养形式并进,因地制宜根据当地的自然经济条件,可以自由抉择饲养方式,不过营养与饲料卫生、畜舍与环境卫生、防疫与公共卫生的齐头并进的意识不能松懈和为了家畜健康的卫生管理措施不容忽视。去笼养化和注重动物心理卫生20多年来,西欧否定层架式鸡笼(Battery-Cage),从英法德意开端如今已被欧盟各国认同,并且祭起动物福利的利剑,限制美国低成本工厂化畜产品进入欧盟市场。中国学术界对动物福利有认同感,动物福利为何能够成为欧盟的贸易壁垒工具,对抗世界贸易自由化的潮流呢?家畜福利(FarmAnimalwelfare)有别于主张绝对动物权利的素食主义,坚持农场为了丰富人类生活而饲养家畜,即家畜为人而终的前提,主张人类合理利用家畜、但在饲养、运输和屠宰各环节尽力减少家畜的痛苦,保障家畜的康乐(well-being),亦即使之生理健康和心理的愉悦。笼养带来的动物苦楚是多方面的。笼养使蛋鸡离开粪便方便进行卫生管理,但也脱离了土壤及其所含营养源。20世纪50年代笼养蛋鸡疲劳症和骨质疏松症被发现,从饲料钙磷、维生素D浓度与骨密度、骨裂、龙骨畸形的关系,补充微量元素和氨基酸的辅助作用等营养问题和饲养方式等方面进行大量的研究。营养全价、遗传改良都有防范作用,但是,只有放弃笼养才是根本。骨质疏松症容易诱发骨折、骨裂、软骨发育不全和骨膜炎症,导致短期剧痛和修复过程慢性疼痛,减少站立和活动时间,甚至不能站立、呈羽被不整萎靡不振的样子,称之笼养蛋鸡疲劳。近年,关节、骨膜炎症的痛苦感受神经原、神经传导径的研究证实鸟类之生理痛苦的存在。动物福利亦要减少精神层面的苦楚(suffering)。笼养所致苦楚颇多,原鸡觅食行为的研究表明白天有5小时~6小时在觅食。蛋鸡依然保持锯齿型餐模式,但摄取行为被简化、无需表达寻觅过程。金属笼底无土壤和垫料之内涵,环境贫瘠,自慰性的伪沙浴行为彰示了其心理之空白与不安。筑巢生蛋、就巢孵卵、展翅拍击、梳理羽毛等行为不能表达,更何况闲庭信步之逍遥游了,行为剥夺导致心理不安,应激表现为狂躁或疲劳呆滞的笼养环境综合征。笼养未能有效阻止争斗行为,甚至相邻笼子的鸡依然互啄,诱发生理疲劳和心理欲求不满。为了减缓笼内不安征候,工程师们开发单笼、双笼、4只、8只、10只笼,却均难以释怀葛藤。欧盟决心在2012年彻底淘汰层架式鸡笼(Battery-Cage),另一方面设计可提供隐蔽场所兼产卵箱改良鸡笼研发也在进行中,毕竟笼养曾是一场卫生革命,工程师们期待着找到兼顾的中庸之道,(见图2)。多元化的世界才和谐,兼容并蓄才能发展。在厚垫草系统(deep-litter-system)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发酵床养猪(insitudecompositionofpigmanure)、养禽技术,最简单的系统最稳定,生物床(bio-bedSystem)为我们开辟了无污水、无废气排放的饲养方式。在笼养尚不能立即被取代,平养、发酵床平养和新式笼养平台为我们提供多个选项,在心理卫生与康乐、无废弃物排放减少环境风险前提下,笔者倾向于应用生物床(bio-bedSystem)技术,但是,其安全评价尚未完备期待国家资助我们的开发研究。动物福利向我们缓步走来动物福利与经济发展同步,在坚持走工厂化养鸡道路的美国,饲养方式的演变也在悄然中变革着,鸡蛋的商品标签区分为:“Cage-free”非笼养鸡产蛋,“FreeRange”自由散养鸡产蛋,“Humanely-Raised”没有使用强制换羽、断喙技术的产品,“Omega-3”富含Omega-3脂肪酸的蛋,“Pasture-Raised”放牧草鸡蛋。否定之否定,步欧洲放弃舍饲笼养Cage-free后尘,美国转向实施蛋鸡康乐计划(well-designed)。可见人文的动物福利思维、消费者的愿望左右着生产发展的方向,同样,消费者也要为美好愿望的实现买单,美国一项估测报告表明,福利改善模式1只蛋鸡成本为30美元、笼养仅8美元,这样一枚蛋的成本将增加6美分。消费者心态悄然渐变,人们越来越关心动物福利,关心餐桌上的肉蛋奶是如何生产出来的。美国纽约时报8月12日社论题目《愕然,猎奇于去笼养化之鸡蛋》,汇集网络上各界人士的评论,社论结尾引用了一位伦理学者的发言:虽然去笼养化并非去残忍,但是,人类向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动物健康与全方位防制禽流感在我国集约化和专业户养鸡并重条件下,应该采取笼养、散养、放养、立体饲养并举的多元化模式,放弃笼养或转换饲养模式都需要资金投入,生产者应量力而行。高危性禽流感同时危害人类的健康,动物福利的核心问题就是善待动物、改善环境条件,利于健康。健康是畜产品安全的基础和获得高产的前提,健康左右免疫效果。人类保护自己健康更是不可忽视。我们难以消灭某一个物种。草原灭鼠我们不但没有消灭鼠害,而且因生态关键种鼠兔的减少使生态平衡破坏,草原、草地的生产力下降。疟原虫介蚊虫传递,3000年来未曾消灭。新传染病出现,旧传病死灰复燃,消灭某物种于理论困难,但认识禽流感传播特点,有利于防制。对于已经确诊的321例人类H5N1病例分析表明,死亡率为60%,病例90%在10岁~39岁间,接触传染为主流。尽管缺欠候鸟、人和物流侵入的数据,日本和韩国的禽流感的流行病学呈高度的一致性。日本山口县的事例表明、感染由靠近鸡场入口鸡舍开始发病、并且最先死鸡。由于是开放式笼养鸡舍,人和物流以及麻雀、乌鸦等留鸟都有可能为传染媒介。京都府的事例,无窗式环境控制舍、感染始于鸡舍中央的屋面换气口附近,因换气口有防鸟网,推测为野鸟粪落入所致,而其他鸡舍均从入口开始,人为传播媒介。大分县的事例以玩偶小型鸡移动为传播半径,散养鸡也被传染。所以,无论何种饲养类型的养禽户都要注意防疫卫生,而企图单纯依赖鸡舍工程免疫是不可信服的。国内事例表明疫苗接种依然是最为有效的传染病防制方案。不过,热应激的研究,日本化学研的疫苗按日方推荐量其保护率低的事实证明:动物福利的改善可增进健康,减缓应激,提高免疫能力,有助于疫苗的保护率。健康生产是免疫保护的基础,本末倒置单纯依赖疫苗不可取,而积极制造本场疫苗之行为恐有扰乱免疫安全的负面效果,(见图3)。

原创文章,作者:qi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gdwbj.com/archives/317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