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不起的免费疫苗

政府发放的免费疫苗,不但没有售后服务,出现问题也是索赔无门;而自主采购的疫苗,不仅能够得到厂家提供的良好服务,一旦因为疫苗质量问题给养殖户造成损失,索赔起来也比较容易。生猪补贴政策未能有效发挥作用“你是北京来的记者,我才敢跟你说实话。”8月6日,在湖北省浠水县养猪协会兽药经营部,现年57岁的罗田县匡河乡毛家河村村民方东海在看过记者的证件、留下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后,郑重地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方东海从20岁起,就开始养猪。为了养好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还自费到江西丰城的一个兽医专修学校学了一年的兽医,回乡后不但通过了罗田县组织的兽医考试,还当上了(匡河)乡里的兽医师。乡镇机构改革后,他被买断工龄,回到家乡重新养起了猪。前前后后加在一起,他养了不下20年的猪。“国家的政策是好,但基层畜牧部门太乱。”方东海告诉记者,2006年,他响应政府号召,扩建了猪场(150头规模),当时政府(畜牧部门)说好给予1万元的补贴,直到现在也没拿到1分钱,而当地一些与畜牧部门有关系的,随便弄个猪场,就能拿到几万元甚至是几十万元的补贴款。“国家立即停止各种生猪补贴政策,把这些钱用到疫苗的研制和猪种的开发等科研上,而不要浪费在支持猪场建设等上面。”8月5日,监利县恒发养殖有限公司董事长邓少华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说,支持生猪标准化规模饲养场建设等生猪扶持政策,完全是个错误的政策,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还为基层畜牧部门腐败提供了机会,也给像他们这样实实在在养猪的养殖户带来了不公平。邓少华告诉记者,3年前,他的猪场进行了改扩建,按规定可以得到数十万元的政府补贴,但直到去年,才在县政协主席的大力帮助下(记者注:邓少华为监利县政协委员),拿到了20万元的补贴款。“3年时间,不说其他的,光车子跑的汽油费就不下数万元。”邓少华说。免费疫苗致猪场损失300万“生猪强制免疫政策就更是害人的政策。”邓少华告诉记者,2010年7月,他的猪场在使用了政府提供的免费疫苗后,全场280多头能繁母猪全部流产,另外,还导致80多头母猪、1000多头育肥猪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00万元。“我是第一个打的(免费疫苗),但没有像邓少华那样一次性全打,而是试探性先给一部分猪打,结果打了的,死的死,病的病,不打的反而没事。”监利县永鑫养猪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监利县永固养殖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敏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得知邓少华的猪场出事后,他立即通知村里其他的养殖户不要使用政府发放的免费疫苗,结果这些养殖户的猪场都平安无事。“我们自始至终从来都不使用政府提供的免费疫苗,所以在近些年猪病频发的情况下,我们饲养的生猪发病率明显低于其他猪场。”8月3日,河南雏鹰农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吴易得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吴易得认为,国家免费提供疫苗不是个好事情。在中国,只要是免费提供的,就没有责任心,就容易出事。不敢使用是因为伤不起“你可以去问问养殖户,谁敢用免费疫苗?有几个人在使用免费疫苗?我们都是按畜牧部门的要求,填好报表,领好疫苗,拿回来浇上汽油一把火烧了。”8月10日,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养猪协会会长、武汉金龙畜禽有限公司董事长雷贤忠对到访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不能说国家的政策不好,关键是缺乏有效的监管机制。”雷贤忠告诉记者,疫苗除了本身的质量问题外,还涉及包装、运输、保存等诸多环节,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了差错,对养殖户的打击都是致命的。“为什么不用?因为养殖户伤不起啊!”雷贤忠对记者说,撇开政府采购的免费疫苗到底有多少效果不说,设想一下,如果养殖户使用了政府提供的免费疫苗,达不到预防效果,导致猪死亡,作为企业,敢向政府部门要求赔偿吗?“而到市场上自主采购的疫苗则不同,一旦因为疫苗原因给养殖户造成损失,养殖户不仅可以向疫苗经销商索赔,也可以向疫苗生产商索赔,所以,他们不敢乱来。”雷贤忠说。

原创文章,作者:EditorD,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gdwbj.com/archives/250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