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P最怕陷入收费游戏俗套

2010年,随着GSP认证和执业兽医师资格考试双双铺开,兽药经营环节即将上演一场前所未有的改革大戏。改革的主导者是政府,改革对象重点是兽药经营者。
毋庸讳言,兽药领域乱象丛生,不整治,则畜禽无宁日,人身无安全。业界一直呼唤健康养殖,欲达此境界,首先就需要改变兽药生产、经营、使用混乱不堪的现状。如GSP制度成功实施,养殖业必然面貌一新。
尽管对GSP认证部分举措尚存疑虑,但兽药领域的改革势在必行。追溯眼下这场变革的路径可知,2004年底新版《兽药管理条例》实施是一个起点。2005年,针对生产厂家的GMP认证开始;如今轮到了经营领域。若此阶段顺利完成,相信下一战场必定是使用环节。
对规模化集约化已到一定层次的中国养殖业来说,兽药经营改革正当其时。兽药行业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往前走,风景无限,往后退,彻底沉沦。
这场改革能够如愿以偿吗?网上对此议论纷纷。赞者夸其大刀阔斧,弹者批其只有替衙门收费的作用,更多的疑惑者则只想搬个小板凳静观其变。
为何有这么多业内人士对轰轰烈烈的改革持批评和暧昧态度?行业中绝大多数人一边在痛骂,一边有所期待,他们其实非常期望政府能借GSP认证把兽药市场整顿一番。他们只是不想成为第一批试点者,以免成为“形象工程“的牺牲品,因为江湖上传说,GMP“早过早死”,GSP也会一样。
有业者直言,这个行业有太多虚假的游戏。兽药生产领域的GMP验收就是前车之鉴,它大张旗鼓进行,曾经令人倍感振奋,而今却臭名远扬。以至于有人说,GMP等于givemoneypass(英文“给钱过”)。如今GSP再度袭来,人们担忧它变身为一场切入更深广角度更刁钻的收费游戏。
世人最怕官员携改革之名,行获利之实。一套机构丧失信誉后,很难再获信任。
GSP有无可能重蹈GMP的覆辙?完全有可能。
众所周知,中国的问题,不在于法律缺失,而在于有法不依和违法不究。GMP验收的权限在高层主管部门,尚且落得如此尴尬。而GSP的验收将由基层畜牧部门来进行,很可能发生一些故事。
此外,GSP验收中,还有一道严峻的关卡——个体户需变身企业。它操作起来难度极大。据悉,仅广东就有近10000家兽药经营单位,其中绝大部分是个体户,要所有店铺升级换代不太现实,改革只会把无法过关的人逼上两条路:第一,退出;第二,隐入地下。如何扫除黑市兽药店的同时提供一个有良好活力的市场,将考验有关部门的耐心和能力。
改革遭遇问题和阻力已成定例。事实会回答一切,两年后,见分晓。

原创文章,作者:EditorD,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gdwbj.com/archives/1722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